見習指南

大學生就業難可否要求學校退賠學費?

一家主營洗浴業的集團旗下13家企業面向北京在校大學生招聘百余工種、千余個跨行業崗位,引來5000大學生競相應聘。招聘單位要求,凡是錄取的在校大學生必須從最基層“搓澡工”或“捏腳工”崗位干起,該集團副總經理表示,這樣做是為了糾正大學生的浮躁心態。 搓澡和捏腳的工種并不丟人,各屬制造業和服務業,只要術業有專攻,同樣能夠做出不凡的業績。不可否認,這條新聞以及此前許多類似的大學生賣肉、賣糖葫蘆等新聞,之所以被納入到公眾關注的視野中,成為熱門、引發口水戰,是因為觸動了一個屢被觸及、但敏感如初的公眾心態:“大學生學非所用”。 另一個引發關注的消息是,近年來廣州等地,農民工的薪水正節節看漲,而大學生的普遍起薪則低得多,前者吃香、后者則處處碰壁。聯系到前面大學生競相應聘捏腳工的情況,不少專家、教師、官員都在對大學生就業難的問題提出意見,大體歸納起來可以分為三類:一是大學生(及其家長)要轉變就業觀念,要從基層做起;二是批評大學生重理論輕實踐,眼高手低——這才有了大學生回技校學手藝再就業的消息;三是批評大學生流動的過度集中和盲目,認為是因為他們都涌到廣州上海北京深圳造成工作難找。 大學生就業難,心態總是成為被炮轟的對象,象現在這條新聞,捏腳工不是不能由大學生來干,只是大學生本來就沒有人是學高級腳部理療的,捏腳工的工作也很有技術要求,似乎更適合經過這方面培訓的求職者從事,難道說大學生拋開多年所學,幫別人捏捏腳就可以克服浮躁了?(轉變心態干脆從天下第一幫的丐幫做起。)這難道不是人才浪費和“知識經濟”的悲哀? 不管是農民工還是其他身份的學歷沒有達到大學層次的人員,踏實工作、勤于思考、積累創新也是大有作為的,并且確實比剛出校園的學生更適合大部分社會一線崗位,然而如果老是單方面的抱怨大學生自身,用“眼高手低”、“浮躁”等罪狀強加,似乎也很不公道。按照這類邏輯,干脆國家別干辦什么大學了,學生接受完9年義務教育就統統上廣東或者華東的工廠打工去,心態肯定特別好,人才市場火紅的景象就將不存在了! 我們的大學、教育主管部門以及經濟、社會發展許多方面,都享受到1990年代末期高校擴招帶來的“紅利”,而相關的成本卻都是這一代學生及其家長獨自承擔的。造成大學生就業難實際上除了學生自身對社會認知程度較淺以外,另外主要的原因有:大學教育專業、課程與經濟社會發展脫節(要不然各類專業培訓學校也不會那么紅火),高校擴招人數未經過科學細致的測算(許多情況下是教育主管部門隨意決策和高校估算最大容納的數字結果),大城市苛刻的外地生源學生入戶限制政策。大學教育之前的中小學教育的高考導向也有所映像,大學畢業生為何社會實踐能力不足、運用專業知識的效果不佳,很大程度上與畢業生們漫長的中小學階段社會實踐不足有關。 總結這些原因,不排除找不到工作,大學生(及其家長)自身要負很大一塊責任,但是也有國家宏觀經濟管理部門、教育管理部門工作不到位的因素,也有廣大教育機構的責任,更與社會原因有關,只將板子打在大學生(及其家長)身上太不公允。 筆者想打個不太恰當的比方,這種情況有點類似于,一個消費者買臺大公司生產的電視機回家無法正常使用,恰好隔壁的買回一臺個人組裝或小作坊生產的電視機卻能正常使用,你認為這種情況下,廠家及經銷商是否應當擔負賠償責任?畢業生在進入大學之前,總是被各個學校為自己規劃的美好藍圖所吸引,數年學業結束,卻換得個“畢業等于失業”的結局,這樣的大學教育是不是和郭德綱代言的藏秘排油有了共同點,大學的負責人、大學專業及課程的設計者、具體教育的施予者,無論如何都排除不了自己的責任吧!總不能買了電視機看不了,廠家還說那是消費者個人素質低不會操作,經銷商說消費者一定要轉變觀念,要學會維修和組裝,然后大事化小、小事化無的推脫賠償責任?在這里,筆者很疑惑,大學生就業難是不是可以據此申請學校退還學費并賠償?
聯系方式 咨詢QQ:753923800    商務QQ :441997292  
本網站內容(圖片、文字)由本站所有,未經許可不能用于其它網站使用
版權所有:大學生兼職網    網絡支持:中國無憂互聯    備案號:寧ICP備5021144
南粤36选7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