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習指南

誰制造了大學生就業期望落差 ?

大學一年級新生對未來職業的月薪期望為3000元左右,而同校正在擇業的畢業生對第一份工作的起薪期望為1500元。筆者最近進行的一次大學生職業發展規劃調查——這一調查,與近日北京的一項對高中生職業預期的調查結果很相似,在大學畢業生起薪只有1000元的背景中,北京高中生能接受的最低月薪為2800多元——顯示,畢業之前的學生處于夢想之中,對未來職業發展沒有多少設想與規劃,而畢業中的學生,正體會夢想到現實的巨大落差。 這種就業期望落差,不但影響學生的正確擇業定位,也影響其未來職業發展。近日的另一項調查中,六成接受調查的北京高校畢業生表示,即便畢業時在北京找不到工作,也不愿到基層、偏遠地區及中小城市去就業。 而造成這就業落差的,有以下幾方面因素。 首先是畸形的成才觀灌輸。如果說10年前的基礎教育,目標是要讓孩子在高考獨木橋上成功通行,成為一名大學生,然后就有一份好工作等著他們;那么今天的基礎教育,目標則是讓學生在名校爭奪中獲得一席之地,由此在未來過上有保障的生活。 我們的教育,一直在為學生及其家長構筑、灌輸單一的升學成才模式,規勸所有學生和家長進入這一模式,并為之投入時間和金錢。在這樣的灌輸中,學生和家長失去了選擇,并天真地認為,只要舍得投入、努力奮斗,上了大學,讀了名校,前程就十分光明。他們把讀書與升學、升學與就業聯系在一起,卻從來沒有思考讀書與能力提高、與職業生涯發展的關系,等到大學畢業時,一方面,他們會堅守自己接受的“觀念”,按自己的期望去尋找“好工作”,寧可待業而不為其他工作所動;另一方面,他們才發現,說不清自己感興趣的職業發展方向在哪,對教育的失望、對自身的失望也隨之而生。 其次是迷失的家庭教育。家庭對待子女大多是這樣一種狀態:給子女無憂無慮的生活條件,盡可能讓其吃好穿好,家庭再困難,也節衣縮食滿足子女的物質需要,父母對子女千般照顧,目的只希望其一心讀書。但事與愿違,這樣環境中的孩子,不懂承擔家庭責任,不懂為父母分憂,不知道掙錢困難,養成了享受心理。當他們去一次必勝客就花去100多元,開一次小型PARTY就用去三五百元,買一件衣服就是幾百上千元時,自然分析得出3000元一個月的工資,只能滿足日常開銷。對在校大學生的消費情況進行調查,月消費5000元的富家子弟并不鮮見,上千元的開支屬于正常范疇。筆者還了解到,北京、上海等地的家庭,往往不支持子女到異地求學,以便能在大學期間得到家庭照顧,有這種心態的家長,自然也寧可讓孩子大學畢業之后呆在身邊“啃自己”,也不愿意放手讓他們自立、自強地去選擇。 三是虛假的就業景象宣傳。當前大學生就業形勢并不客觀。按官方公布的數據,每年有30%學生無法就業,可在高校招收學生時,無不把很高的就業率作為吸引學生的武器。筆者曾看到一個高職學校,在招生宣傳冊上,說近年來的畢業生就業率達到95%,而實際上,這所學校學生的真實簽約率不過30%,95%的就業率,是將所謂靈活就業、隱性就業無限擴大后得到的。因此,有相當一部分學生,迷失在我們的社會和教育用虛假數字撐起的就業假象中,他們自然會對未來報以較高的期望、盲目樂觀,對就業困難并沒有清醒的認識,很難調整自己,無法對自己的發展進行準確定位。可以說,呼吁大學生降低就業期望的大學管理者們,正是引起大學生無法合理定位自身的源頭之一。 筆者認為,與其說大學生的期望值問題是造成當前大學生就業難的原因之一,不如說大學生就業期望的理想與現實落差,對學生的長遠發展更有殺傷力。而解決這一問題,必須通過正確的教育、準確的信息,引導學生進行理性的職業生涯規劃與設計。不能到他們面對就業時,才努力做工作要求他們去降低期望、多元選擇,更不能指責他們期望過高、好高騖遠,因為造成這些的,正是我們的社會、教育和家庭。教育要引導學生多元成才、引導家庭進行理性的教育投資,社會則應給大學生真實的信息,不然,被教育吊起的過高回報胃口、家庭對教育過高的投入,會始終讓家庭和學生對未來有很高的期望,而就業的落差則會成為影響教育以及受教育者健康發展的致命武器。
聯系方式 咨詢QQ:753923800    商務QQ :441997292  
本網站內容(圖片、文字)由本站所有,未經許可不能用于其它網站使用
版權所有:大學生兼職網    網絡支持:中國無憂互聯    備案號:寧ICP備5021144
南粤36选7开奖结果